创意作文奖——李霭青《在麦浪里》
发布时间:2023-04-26      来源:上海市现代音乐职业学校      作者:

在麦浪里

李霭青

——第十二届“韬奋杯”上海市中小学生创意作文征集活动高中组一等奖

    我小时候,父亲对从大西北回来的堂哥说:“我已经不再渴望流浪,因为我做船员的日子已经足够漂泊了,那时我和船上所有人一起唱道,生活啊,不必太担心,电视会有的,冰箱会有的,自行车会有的,幸福也会有的,一切都会有的······”说罢,他吐出一口长烟,像一串长长的省略号,而我则像追蝴蝶一样追着这团烟到屋外,这烟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我的父亲啊,他是真的老了,现在他总不停的回忆过往。

    暑假我和父亲回老家,父亲在他已不再熟悉的大马路上开开停停,突然来了个急刹车,人差点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有人闯红灯。”父亲说。

    “这么不遵守交通规则的吗?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,这条路原本就是一条我们可以随便乱跑的小道。”父亲回答。

    又是一番兜兜转转,老家门前的麦田终于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春天播种下的麦子已经成熟,微风像抚摸孩子蓬松的头发一样拂过麦田,麦浪一阵一阵地翻涌着。夕阳给在田野里劳作的身影烫上一层金边。

    “这麦子漂亮哦。”父亲感慨,“你知道吗?海子也经常写麦子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,”我回答,“和你俩不一样,在歌颂麦地时,我要歌颂月亮。”

    随风翻涌的麦子像天空中金色的云朵一样,被太阳染得金灿灿的,暖烘烘地飘到人世间来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是歌颂麦子的人。”父亲沉默一会儿后说。

    小时候,父亲曾在麦田里与我说:“我没有去歌颂遥不可及的月亮,我歌颂的是麦子,始终都是麦子。”

    “过会儿出去散步呀,这么好的天气。”爸爸说。

    “呃,行吧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到了老家把一切安顿好后,我与父亲并肩同行在乡村的小巷里,巷子里一群穿得花花绿绿孩子正在玩耍。“你们走快点呀!”这是小孩纯洁的心灵在呼唤自己朋友的声音,拨开小巷的幽静,欢快地回荡着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,你跑慢点呀。”后面的小孩笑着喊着追上前面的孩子。

    我好像很久没有像这些孩子一样跑着,闹着,笑着地悠游在大街小巷上了,童年这一章故事在我的人生中已是彻底翻篇。

    爸爸说:“往麦田那边走呗。”

    那些欢笑的孩子也跑进了麦田里,爸爸用方言对他们说:“当心啊,别摔倒!”

    “听口音你城里来的吧?”从麦田经过的一位大叔说。

    “啊,对······”父亲回答,“诶,等等老兄,是我呀!”

    “是你啊老弟!最近回来啦!”大叔也惊喜地瞪大了双眼。“不是应该乡音无改才对吗?”说罢还拍了拍我爸的肩。

    “城里呆太久了,哈哈哈,”父亲笑答,“在城里被说是乡下的口音,在这里又被说是城里的口音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改了,但没完全改,哈哈哈”大叔和父亲一同笑道。

    孩子们依旧在麦田里嬉闹。

    父亲曾在年轻时写过这样的场景:孩子们飞鸟般地穿梭在麦田,与阳光下的麦子一样健康,与人世间的麦子一样渺小。

    年轻时的父亲是想当出色的一位诗人,写家乡的麦子。

    那位我不认识的大叔应该是爸爸儿时的朋友吧,他们在一起用方言聊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夕阳一点一点褪去,孩子们的欢笑声渐渐听不见了。父亲和那位大叔一直聊到天色将暗未暗的时候,烟囱里的长烟都已经在空旷的天空飞扬了,树杈像剪影一样印在绯红的天际,落日的余晖在漆黑的瓦片上莫名显得哀倦极了,一轮圆月淡淡地浮现在空中。

    这一天快要结束了,就如同父亲开始在船上唱起的那首歌,渴望写诗为生,名垂千史的那一章故事在他的人生中已然悄无声息地翻过去了。

    也许人在涉世未深时想过用生命换取永垂不朽,真正成熟后却选择了谦虚地生活。

    乡村路灯稀少,天很快就黑了,月亮变得又大又圆,莹润的月光暖暖地照着人间。几点萤火虫像是在迎宾一样围绕在月亮周围,麦浪一阵阵翻涌,仿佛月亮要随着麦浪漂到人间来了,但实际上又是那么的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父亲说:“多么美好的生活,回去用笔记下来呀。”在他的眼里仍旧有莹润的光芒。

他仍旧可以被称为诗人,此时正认认真真地生活着。